设置

关灯

chapter.46蔷薇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从书中我们可以得知,梦是有意义的,而其意义在于满足欲望,故而它也是能够被理解的,是人潜意识的反应,更是自我了解的最佳方式…”

    选修课上,老师对底下稀稀拉拉还睡了好几个的学生熟视无睹,神采飞扬地描绘着他的想法,对着依然在认真听讲还做笔记的同学满意点头。

    见有个同学甚至还举起了手,他有些差异地开口:“同学,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老师,我梦见认识的人,但他跟现实里性格完全相反,这是为什么?”

    他想了一会,回复道:“这个和你梦到的内容有关系。比如你暗恋某个人,现实里你们没有关系,但是在梦里面你们处对象了,这就反应了你想要得到对方的欲望;再比如你家庭幸福,却梦到父母生病或是出什么变故,说明你潜意识里害怕这些发生,也能够表明你很重视现在拥有的生活…”

    安焰柔想,她确实很珍惜和哥哥现在的生活。

    所以梦里那个让她有点害怕的哥哥,只是个她怕失去这样生活的意向,并不是她脑子有病,更不能代表现实里的任何事,对吧?

    毕竟…她并不想承认,上个梦境是自己想要的美梦。特别是最后那个血腥的场景,真实到让她之后连着好几天都睡不安稳。

    所以想通之后,她也格外轻松。下课后每个人都因为老师布置的ppt作业唉声叹气,就她愉快地整理好东西回了家。

    下午四点,哥哥应该还在公司,家里自然只有她一个。洗了个澡后,她坐在房间里的小书桌前想打开电脑把作业做了,却发现网络连接一直出问题,不管是插着网线还是换上wifi都打不开网页。

    安焰柔试了几下就放弃了,以前电脑出问题都是哥哥修的,她这个电脑白痴还是别多弄了。

    想到书房里还有台电脑,她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开了书房门。

    她还从没在哥哥不在家的时候进来过。

    书房的装修和安楚随卧室的风格如出一辙,不是书就是各类文件,基本没有多余的东西,更不会像她那样在书桌空闲的角落摆上好些或可爱或搞怪的挂件,让人根本捉摸不到这个人的喜好。

    安焰柔打开电脑,在锁屏界面看到了她的照片。这是她18岁生日两人去海边看日落时哥哥给她拍的,照片里的她无忧无虑,笑得很开,一下子就把她的记忆带回了那个海风吹拂的夏天,嘴角也情不自禁勾起。

    有密码。她看着照片,毫不犹豫地输下了自己的生日。

    果然,和他手机的锁屏密码是一样的。

    哥哥就是在这种细节的地方撩人。他不会说什么暧昧的话,却在明明白白地表达着:他在意她,重视她。

    女孩子无论多大,都希望被珍视。

    他的电脑能正常上网,安焰柔顺理成章地用了起来。她有个小习惯,思考的时候会喜欢打量周围的东西,于是在想怎么排版的时候她的眼神就离开了电脑屏幕,在书房里逡巡起来。

    这么一逡巡,她就发现了桌面上的一个小盒子。它和桌面的颜色太接近了,几乎要融为一体,难怪她刚开始坐下的时候没有发觉。

    哥哥从来不喜欢摆什么装饰品的,这是什么?

    安焰柔在好奇心和哥哥的隐私之间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出魔爪。

    摆在台面上的东西,意味着是能看的,对吧?哥哥也没说过不让她碰什么东西。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她愣住了。

    不是因为里面的东西很好看——虽然确实很好看,钻石在日光和灯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但是比之更能攫取人心神的,是另一件事。

    这是一枚钻戒。

    是第二个梦里,楚随用来和她求婚的钻戒。

    ·

    “所以您是想定制一对宝石耳环送给您的朋友,对吗?”

    vip接待室内,经理面带微笑地问着安焰柔。

    这个珠宝品牌是面向年轻人且支持定制的,哥哥送她的好几副耳环和项链都是在这定的。她不敢开口问哥哥,却又想知道,只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这家店看看,顺便给南莹定个礼物。

    “该怎么定制呢?”

    “您可以把想要的风格或者元素告诉我,我会告知我们的设计师,然后给您发送几副样图挑选再做成品。”

    她点点头,想到之前叶北殊给她发的南莹在军训晚会上的吉他弹唱表演,便对经理说:“我想要定制一对带有吉他或者音乐元素的耳钉,啊,不要很花哨,但是是给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定的,也不能太死气沉沉…”

    和对方讨论了一会定制方案后,她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上次我哥也是这么定制的吗?”

    她和哥哥是店里的常客,又用的一张卡,经理应该会记得的。

    经理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不是的。安先生直接把设计图给了我们,应该是哪位大师的杰作吧,不管是线条配色还是制作方法都很详尽也很出彩,我们看了这幅作品后都有挖人的冲动了,可惜安先生不愿意透露对方的姓名…安小姐?您怎么了?”

    她有些奇怪,这个漂亮小姑娘的脸色怎么会一下子变得那么差?身体不舒服吗?

    安焰柔勉强扯出个笑:“啊,我没事的,没什么。”

    本以为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现在却发现另一个主角或许也参与其中,怎么能不惊慌?

    她隐约觉得,这幅图并不是什么设计稿,而是一个人见过实物后完完全全地还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