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34梦境·末世见闻(一)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安焰柔的回答是,当亲哥哥的女朋友。

    准确来说,是骗哥哥,自己是他女朋友。

    末世来临的第叁天,城市系统尚未完全瘫痪,但网络通信已经出现故障,街上游荡的丧尸也越来越多,人心惶惶。

    安焰柔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对她来说,光是家里发生的事就足够让她焦头烂额了——她的哥哥安楚随发了两天烧,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还有信号的时候,她从电视新闻看到,发烧往往是一个人丧尸化的先兆。如果她足够谨慎,现在应该趁对方不能行动的时候找把刀把他捅死。

    但是面对自己的亲人,谁能下得去手?许多家庭就是这样,一个感染了一屋子。

    安楚随烧得很厉害,两天夜里体温都快接近40度了,可一来没法去医院二来她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退烧药——这是哥哥买下的房子,她只因为在这个城市上大学,偶尔过来住两天。

    于是她只能用物理降温的办法,拿湿毛巾给他擦擦身体,希望能派上用场。哥哥生死未卜,就算剥光了衣服她也是心无杂念的,只盼望他能够早日清醒过来。

    好在安楚随总算作为一个人醒了过来,尽管场景有些尴尬。

    因为他睁开眼的时候,安焰柔正在帮他解衬衫扣子,而且都快解完了。

    看到那双熟悉的、红褐色的狐狸眼,她就被惊喜攫取了全部的意识,想也不想就扑上去抱住了他:“你终于醒了!!”

    这两天她总是在恐慌和担忧中度过,怕哥哥就这样烧得醒不过来了,或是像新闻上说的那样变成丧尸,简直食不下咽寝不安席,此刻见他真的醒过来,脑海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才松懈下来,满满地就化成了说不尽的委屈。

    “你知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多害怕…”

    面容隽秀的男人任她抱了一会,这才开口。

    “你是谁?”他的声音是低沉而柔和的,只是因为许久没说话,难免带了几分沙哑。

    …诶?

    安焰柔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又指指自己的脸:“你…不记得我了?”

    安楚随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仔仔细细盯着面前的小姑娘看了一会。她皮肤细腻,唇红齿白,眼波妩媚得如同带着钩子,但神情又是清纯无辜的,饶是对女色一向兴趣不大的他也不得不称赞一句,很漂亮。

    可他注定要让这个漂亮的女孩失望了。

    “抱歉,我没有什么印象。”

    见她眼神涣散,一副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模样,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不忍,安慰道:“或许只是暂时的,说不定一会就能想起来了。”

    “那…那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他点头:“我叫安楚随,今年二十五岁。”

    “那父母、同学、同事呢?”

    安楚随回忆了一下:“同学同事我倒有些印象,至于你说父母…我依稀记得,母亲好像过世了,别的…”

    脑子里骤然闪过很多捉摸不住的画面,让他吃痛地捂住额头。

    安焰柔见他难受,忙拉过他的手安抚地拍了两下:“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了,没关系的。”

    安楚随垂下眼盯着那双覆在自己手背上的软软的小手,极力压下心里的陌生感:“所以,能不能告诉我,我们是什么关系?”

    想到她从自己醒来时相当自然又亲昵的动作,他迟疑着猜测:“男女朋友?”

    安焰柔愣住了。她没想到哥哥会荒谬到把亲生妹妹错认成女朋友。

    见她没回复,安楚随觉得自己猜错了:“不是吗?”

    她回过神,盯着一脸懵懂的哥哥看了一会,内心突然涌上一个很疯狂的念头。

    “是的。我是你的…女朋友。”

    ·

    安焰柔有个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

    她暗恋过自己的哥哥。

    两人虽然同父同母,但父母的感情并不好,在安焰柔上小学那会就离婚了,她跟了妈妈,哥哥则跟着爸爸到另一个城市生活,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