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2手指(微微h)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安风秀眉微蹙:“长老吩咐我,需要每天将您安全送回家...”

    “我的意思就是,不要做这些,好好上你的学就行。”安焰柔看向他,“你也加入了话剧社,我们以后肯定有机会见面的,你只要定期和明岩爷爷汇报我是安全的就行了吧?还有啊,你以后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我能帮上忙的话,尽管来问我。”

    安风没说话。

    安焰柔知道这孩子是个别扭性子,于是佯装生气地说:“你一个男生,要是成天跟我后边,多耽误我找对象啊!”

    对方愕然抬头,良久才犹豫着说:“是...是臣下,考虑不周。”

    她轻哼一声:“那就这么说定了。”

    “是。”

    有了期待,路上的一个小时漫长得像一整天。

    为了方便两人上学上班,哥哥在市内买了套叁室两厅的大平层,装修设计是完全按照安焰柔喜好来的。

    她拒绝了安风送她上楼的请求,左手抱着酒坛右手胳膊夹着书,在电梯的镜子面前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形象。

    虽然什么样的她哥哥都应该见识过了,但毕竟半个月没见了,重逢后的第一印象一定要良好。

    进家门放下手里的东西后,她熟门熟路地打开了书房门。

    果不其然,她的工作狂哥哥刚回国也不闲着,坐在电脑后看着什么,镜片上反射出一片白光。

    十几天没见,他还是那么帅。

    眉目清俊的男人见她,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柔。”

    他的声线低沉柔和,仿佛弓弦擦过提琴。

    安焰柔马上冲过去抱住他,闻到那股熟悉的雪松香才放下心:“哥哥,我好想你啊。”

    安楚随揽住她,伸手在她发顶上摸了摸:“我也想你。”

    一阵寒暄后,她把他拉到餐桌边上,献宝似的摆上明岩长老给的那坛酒:“五十年的呢,比我们加起来都大诶。一起尝尝?”

    “小酒鬼。”

    “为了欢迎你回来庆祝庆祝嘛。”

    她吐舌,拿出两个白酒杯为两人斟满,边喝边聊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安焰柔在说话,分享她的校园生活,顺便吐槽一下灵狐族的事,偶尔也会问起安楚随在国外做了些什么。

    眀岩长老送的酒果然不是俗物,喝时醇香柔滑不说,到了胃里还有股回味无穷的暖意。如果不是安楚随拦着,她恐怕要一下子全喝完了。

    安焰柔喜欢喝酒,但酒量似乎从没长进过。不多时,安楚随对面明媚的少女已经消失了,徒留一只小白狐圈在椅子上打盹,衣裙都滑落在地。

    这是醉得不清醒了。她也只有在家里才会放任成这样。

    “小柔?”

    见小狐狸没反应,他微叹,走过去将它抱在了怀里,送到了卧室。

    正将狐狸放到床上,还没来得及掩好被角,它忽然在一阵白光中重新化为了人形。

    少女曲线姣好的身体就这样展现在男人面前。肤白似雪,细密如蚕丝,唯有嘴唇与胸乳顶端透着樱粉色,尾骨后还残留着一条狐尾。

    安楚随骨节分明的手摸上她的脸颊,暧昧地摩挲着紧抿的嘴唇:“小柔?”

    是有多糊涂,尾巴都忘了变回去。

    “小柔?”他又叫了一声,仍没有回应。

    那只修长的手,慢慢滑到了那条雪白的、蓬松的、毛茸茸的尾巴根部,轻轻捏了一下。

    “唔。”少女嘤咛一声,却没有醒来,只是翻了个身继续酣睡。

    于是她两腿间粉嫩的、闭合的花户不可避免地全然暴露在男人视线里。

    安楚随不再笑了,镜后的红瞳微微泛着光。他看着安焰柔,如同仁慈的捕食者看着自己圈养已久的猎物。

    他缓慢又不容抗拒地在狐尾上揉了几下,让少女的身体成功颤了颤,花唇微启,流出几滴蜜液。手指又顺着开启的小缝,在那片敏感幽秘的地带来回流连。湿哒哒的穴肉愈发泥泞,透明的汁液流到了他手上,安静的房间也出现了若有若无的水渍声。

    “唔...”少女发出无意识的低吟,有些难耐地扭动身体,却被男人炙热的手禁锢住腰肢肆意狎弄。

    像是为了保护主人,狐尾圈住了男人的手臂,试图阻止他的入侵,却被对方熟练地在尾巴上某几处按了下。整条尾巴的毛一下子炸开了,蔫耷耷地歪在床上。

    安焰柔的额头和脖颈出了一层细汗,她皱着眉呢喃:“哥哥...”

    像是撒娇,像是求饶。

    真是信任啊,遇到什么麻烦想到的都是他。

    “不要这样叫我,小柔。”安楚随俯下身,舔吻了她鬓边的汗珠,低声说,“会让我更想玩坏你。”

    “再把你关起来,谁也不能见,哪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