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牧童番外

热书推荐:情s诱惑 


    

      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到整个身子都像是散架过后又重新拼凑起来过似的,只是记得在与文国的那场战争中,因为僵持了太久,双方都有破釜沉舟的意味,所以这一次对战很是惨烈。

      看一眼周围,竟然不是我的军帐!

      那这里是哪里!我是否被俘虏了!那战场怎么办!

      一下子我慌了,想要开口叫人,可是嗓子像是被烙铁烫过一样,根本发不了声,一慌张,便想要下床,哪知身子竟然担负不住,根本就支撑不了我,整个身子落到了床下,连带着边儿上的东西也一并落了下来。

      “妈呀!竟然真的醒了!”

      在我还在地上苦苦挣扎的时候,进来一老者,满脸的惊喜,跑过来将我扶起:“奇迹啊奇迹,还没见过哪个躺在床上一年的竟然醒了。”

      一年!

      我大惊,一双眼睛盯着那人,嘴里就是说不出来话,好不容易的,他喂了我一碗药,嗓子才好一点,发出的声音像是被烟熏过一样:“这里是哪里。”着实太难受,咽了口口水,“边疆的战事怎么样。”

      那人看了我一眼:“你是哪国的士兵?文国和大良早在一年前便谈和了,只可惜了,两国的大将军,都这那场战役中死了。”

      死了!我竟然死了!不敢相信,那如此一来,她呢,她一定知道了,她会伤心的!

      只记得在最后一次追击的时候我们中了文国的埋伏,他们已是孤注一掷地在做最后一次厮杀,完全不要命的样子,我方不敌,落魄而逃,文国紧追不放,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副将与我换了盔甲,佯装是我,带着士兵与文国士兵抗争,掩护我逃跑,想来是副将被当做是我了。

      想要下床赶紧回到她身边,可是无奈身子根本动不了,那老者看着我,知道我的意图,没好气儿地瞪了我一眼:“快别想了,没残废就不错了,躺了一年还想马上就下床走路,痴人说梦。”

      知他所言不虚,我只得作罢。

      我生生地又休养了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才能蹒跚地走上一小段路,这让我焦急万分。

      老人家说如今我住的地方就是当时文国和大良打仗边儿上的一个小山村,他是一个赤脚大夫,四处游医,刚好到了这个地方,从死人堆里将我拉出来,当时嘴里还一直喃喃着“妙元”二字,见我可怜,便把我拖了回来。

      也就是说,如今我依旧在边城不愿的地方。

      心中焦急,恨不得赶快回到坤城,无奈身子不适,连正常行走都要有人帮衬着,我想请老人家帮我雇辆马车,赶快回坤城,老人家确实坚决不肯。

      “你这呆鹅,枉老夫救你一场,细心照顾你这么久,你就一点都不知爱惜自己身子!路都走不得还想离开!”

      无奈我只能继续呆着。

      如此又过了几个月,终于可以单独行走,那日午后,我跪在老人家面前,谢他救命之恩,他见我决心已定,知道拦不下我,便只能作罢,拿出一锭银子,恨铁不成钢说道:“你这家伙,着实没有良心,也罢,帮人帮到底,这银子你拿去,早些回去,也好早早的回来报答我,到时候可就不是只还这么一点银子了!”

      我没有拒绝那锭银子,我需要它,如今我的身子实在不能多行走,有了银子,我便可以去买辆马车。

      “多谢,牧童定会衔草来报。”我向他说道,并且磕下一个重重响头。

      归心似箭,身子骑不了马,只能雇辆马车,可是着实太慢,一路上我催了又催,恨不得晚上不歇息,直到那马夫苦着脸和我求情,才只能稍微慢上一点。

      这一路,又用上两个月,在无数个日月我夜不能寐,恨不得马上能够回到坤城,不知道她如今如何。

      回到坤城,没有回府直接给马夫指路让他载着我去宫里,到了宫门口,还不待马车停稳,我便急急地下了马车,守门侍卫看到我刚开始是愣住了,后头整张脸都白了,一脸惊吓的样子,连拦我都没有,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没有让人通传,便跑进了宫,一路上遇上的宫人也都是一副惊吓的样子。

      不知道她在哪里,在路上逮到一个人:“皇上如今身在何处。”

      他惊恐地看着我:“在,在御湖畔。”

      我放开他,也顾不上他晕倒在了地上。

      远远的,便看见她坐在湖畔,小椅子就站在她旁边,没由来的,一阵心疼,总觉着如今她怎么那么寂寥,浑身都散发着悲哀,心上一紧,便顿住了步子,不敢再向前了。

      愣愣地看了她好久,越看越揪心,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心上已经,她竟然落到湖里去了。

      什么也顾不上了,疾奔过去,跳下了湖,将她捞上了岸,她已经昏过去了,周围围满了宫人,没有人敢上前,我将她放平在地上,看着小椅子。

      “你……”

      小椅子看着我,满脸的不可置信。

      没顾得上:“快宣御医!”

      直到太医给她把了脉,说并无大碍,我才舒了口气,看向一直都在紧盯着我的小椅子,对他笑道:“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