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牧童,死了

热书推荐:情s诱惑 


    

      王铮前去战场一个月之后,前线传来大好消息,此次对战,我军大胜,文国的护国大将军在战场上不治身亡,他们的精锐部队几乎被我军歼灭完。

      此消息经由军探在早朝之中说起,群臣一并地面露喜色,我脸上也露出了笑颜,再过不久,牧童就可以回来了,而且想来,此次我大良大胜,也就用不着再求和了,文国将军已死,士气大减,他们也拿不出可以和牧童媲美的将士了,也拿不出那么多兵来和我军交战,想来这么多年因为战争的拖拉,文国财政也不再宽裕了,细作来报早在一年前文国朝堂便有了停止战争的声音。

      如此甚好,可以不用赠送高额的求和赔偿金,甚至还应该是文国给我们赔偿。

      朝堂上如今已经炸开了锅,每个臣子脸上都带着笑颜,这样和睦的朝堂已经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整个朝堂只有前来禀报的探子是异类,依旧恭恭敬敬地跪着,脸上没有一丝喜色。

      “怎么了吗?”我看向他,询问道,只当他是日夜兼程前来传送消息太累了,并没有多想。

      “只是……”那军探有所迟疑说道,神色悲怆。

      觉得不妙,我微微敛去笑意:“只是什么?说。”

      “只是李将军在此战之中下落不明,八成是已经战亡了。”他话里有些悲切,速度极快将话说完,生怕一时停顿便说不出之后的话。

      百官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立马噤了声,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直直挺挺地站着,不发出一丝声响,大殿寂静了下来。

      此时我的头是懵的,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只觉脑中一片苍白,过了许久才换过神来,心中宽慰自己是听错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李……”他还真敢再重复一遍。

      “不用说了!”不敢再听,浑身僵硬,打断他的话,然后说道,“朕身体不适,有事改日再议。”说罢我便起身往外头走去,越走越快,龙袍飞舞。

      待走到湖塘边,方才停下来,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小椅子,他一脸的悲痛,我强笑道:“只是失踪而已不是吗?只是失踪而已!”

      我是在宽慰小椅子,更是在宽慰我,只是传言而已,只是失踪而已,我知道牧童舍不得我难过会回来的。

      我活在自己的谎言里强打着精神每日早朝,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我状态不佳整日心神不宁。

      “皇上,您这样下去不行的,才几天你看你就消瘦了多少,憔悴了多少,整日心神不宁如何掌控大局。”后来连莫行都看不下去了,前来找到我向我说道。

      我挥一挥手,抬起满是青圈的眼睛:“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皇上!”莫行还不死心,继续向我说道。

      “下去。”语气不容置喙,莫行无法只得出去。

      我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身体,大脑,还有整颗心,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我想早睡,可是一躺上床睡意全无,辗转反侧,依旧不能闭眼,我想寄情于政事,可是一翻开折子脑袋便空空如也,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我想找些事情乐呵一下开心一点,可是一想到牧童,心如刀绞。

      我该怎么办,牧童。

      几天之后,前方便传来确定牧童死亡的消息。

      我不信!

      牧童爱我护我,怎会忍心留我一人,怎会放心留我一人!

      我依旧活在自我安慰之中,气急将传消息的人拖出去打了一顿,若不是百官求饶,若不是心中尚存一丝理智,我定要将他砍头!

      直到王铮回来,身穿白色孝衣,带着几个牧童的副将,站在朝堂之上,手捧着牧童银白色的盔甲,放在大殿之上,面上满是悲痛:“皇上请节哀。”是时,我才不得不信。

      此时看着下面摆放着的东西,那还听得进去别人的话,混混沌沌下了台阶,脚下踉跄,还是要小椅子扶着我扶着我才不会摔下台阶,俯下身子抚摸着他走时身上穿着的银白盔甲,心中苍白一片,手背上忽然一湿,原来我竟流下了泪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

      手跟着盔甲痕路往下摸,上面有好多的断痕,每一条断痕,都能让我的脑子里对当时的场景再现一番心理满满地疼,再往下摸,觉着有什么东西硌着手,手伸出去,竟是一串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