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周怜儿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牧童坐在案桌上,帮我抄写《女戒》,我继续坐在凳子上看他给我整理的有关张府人员的记录。

      牧童的学识一直都是由我教授,他也一直都是用的我用的模贴,故而他的字是像极了我的。

      “主子,时间差不多了。”

      听着小椅子的提醒,我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外面,日头已经快要下去了,便将书合上拿给小椅子,起身走到了案桌前边。

      “牧童,你起来吧,我来。”

      他停下笔抬头看我,眸子太幽深,让我有了抗拒看他的情绪,将眼帘放了一些下来,刚好看到他写的字,当然便没有看见他宛如明星的眸子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起身将手中的笔递到我的面前,我接过,上面还留有他手心的温度,太灼热,让我想握紧有偏偏觉得不够舒适,中间留了些空隙,将笔上的余温散了出去。

      坐到椅子上,看了一眼他抄写的,竟然都抄了大半,离结束也没差多少了,我有些诧异,我本来估计他只能抄一小半了,若是我再接着他的,今晚是真的不用吃饭了,只能等张守鑫回来心疼我向他母亲求情,可如今我要不到多久便能完成,也难得我再在张守鑫面前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张守鑫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将他母亲给我的任务完成了,一下子冲到他的怀中。

      “怎么了?”

      他一回府就回了房间,想必是不知道今日午间发生的事儿,他一回来我就这样,也是懵了,将手放在我的后脑勺,很是温柔。

      “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今日遇到周怜儿……”

      我将今日之事讲给他听,分毫不差,甚至没有带一丝我的私人感情,之事论述给他听。

      “所以,你去和婆婆说,是我的错,饶了周怜儿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