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送离

热书推荐:情s诱惑 


    

      我没有想到的是,牧童竟真的将此事办的圆满,站在广阳殿门口,耳边传来的是女人哭嚎喊冤声还有十一妹求救的哭声,我感觉整个皇宫天上都飘荡着冤魂的凄苦声。

      已经半夜了,天上黑云还在幽幽飘荡。

      “你这法子,着实太毒辣了点。”

      我静静说着,不可否认,牧童的确比我想象中更能办事。

      今夜芳嫔在寝宫被父皇捉奸在床,奸夫当场被父皇一箭刺死,芳嫔被赐杖毙,临末父皇还不解气,,命人将奸夫凌迟,十一妹一听到消息,便匆匆赶去,如今那宫殿在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这是用除后患最好的法子。”

      感觉到了我的不赞成,牧童匆忙解释。

      的确,这确实是最快也是最省力的法子,若只是让她们失宠,难免有一天不会再爬起来,到时候又要想法子对付他们。

      “好了,休息吧。”我长叹一口气,“牧童你也早些休息。”

      临走时,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一片的云还在幽幽飘荡,可是还是没有遮住那明亮的月亮和稀稀疏疏黯淡的星座,明天,又是晴光高照。

      第二天一早醒来看看天,果然是个好天气。

      “今日宫中有什么传言。”

      宫人在伺候我穿戴,小椅子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昨夜洛明宫的人全被灭了口,少数几个知道此事的活口也是三缄其口,对外传的是昨夜芳嫔冲撞了父皇,父皇龙颜大怒。

      意料之中,毕竟是皇家丑闻,父皇如此好面子的人,怎能容许此事被他人津津乐道。

      “十一妹呢?”

      那个和李婵娟很像的人,对她,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昨夜被人强行拉回寝宫后,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过,今后的日子,她怕是毁了。

      “是吗?”

      我喃喃自语,曾经母妃倒下是时候也有人曾说我今后毁了,可是谁又能想到我又以李妙元的身份重新出现,即使对十一妹有同病相怜之意,可是,我也不再允许世上再出现一个李妙元了,可能也不行。

      吃早饭的时候,牧童已经在饭桌后伺候着了。

      “吃了吗。”我走到饭桌后,没有坐下,反倒是问了他一句,没有想到我会如此,猛然抬起头,眸中一片涟漪,瞬间恢复平静。

      “卑职稍后在作打算。”

      我便不再多言,由小椅子将椅子拉开,坐了上去。

      这几天我日子照常地过,只是有时候少了十一妹的聒噪还是有些不适应,每当这个时候,我便会自嘲一笑。

      “这几天十一妹过得怎样?”

      刚放了学,走在回广阳殿的小路上,左右分别是小椅子和牧童。

      “好似不太好,只知道那日之后她便彻底失了宠,宫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也没人送饭去。”

      小椅子上前了一步,还是没有与我并肩,在我身旁说道,他受了宫刑之后,刚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近来越发觉得他的声音日益变得尖锐。

      “听说她开始在御膳房偷吃食了,还被打了一顿。”

      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牧童学过武,反应迅速,也立马停了下来,倒是小椅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多上前了一步,随后赶紧退下。

      “走吧。”

      我再次说道,心中不由苦笑,她还真是第二个李婵娟呢。

      “去看一下十一妹吧。”又走了一段路,我停下来说道。

      大门紧闭,就如母妃当年离去我便不敢在再开门一样,走到墙角拐角处我便不再走了,立在原地开着紧闭的大红门。

      站了良久,还不见有动静,以为没什么可看的,正准备离开,便传来一阵咒骂声。

      “你这小蹄子,前天才挨了教训,还不知长进,还跑到御膳房偷吃了,也不想想,御膳房的东西你也配。”

      我抬眼望去,一个宫人正提着十一妹的衣领,一边咒骂一边将她拖到寝殿门口,而后一把将她推出去,十一妹面部朝地,狠狠地碰到了地面。

      仔细一看她的脸,已经有了很多伤痕,想必已经很是邋遢的衣服下面,伤痕会更多吧。

      不由心中大恸,一只手扶上墙,一只手抚上胸口。

      才几天,她便从天上掉下了泥泞。

      牧童察觉到了我的不正常,情急之下没有顾上尊卑,上前扶住了我。

      “我乃公主,你们竟敢如此对待我,小心我告诉父皇,诛你九族。”十一妹恨极了的声音传过来,再一次吸引了我的注意,本想推开牧童,却在她声音响起的时候忘了,抬头再次向她看去,

      “呸,你还真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啊,明着跟你说了吧,现在的你在我们眼中,连条狗都不如。”

      胸口再一次传来不适,这样的话,我也听过,很多次。

      十一妹一下子脸色变了,狠狠地看着那宫人,一下子冲了上去,咬在了那宫人的手臂上。

      “哎呦,你这贱蹄子。”

      那宫人没有意料到十一妹还会如此做,一阵痛意传来后,便使命的摇晃手臂,将十一妹挣脱开。

      鲜血从十一妹的口中流下,十一妹对着那宫人笑了。

      “你这小贱人。”

      宫人恼羞成怒,扇了她一巴掌,鲜血再一次从她口中流下,宫人还不解气,对着十一妹便开始拳打脚踢。

      “我曾经也过过这样的日子。”看着十一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两年。”

      我能够感觉到牧童扶着我的手紧了紧。

      进宫这么久,想必他们也知道我曾经失宠,备受欺凌失了忆,后来福气大遇上了惠嫔,才好了起来,只是肯定没有想到,备受欺凌便是这样子吧。

      “回去吧。”

      最后我只是说了这样子一句话,便轻轻挣脱牧童,转身离去,这一次,反倒是小椅子马上便跟来了,走了几步之后,才察觉到后面多了一个人。

      “牧童,去找一种药,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摆脱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