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热书推荐:情s诱惑 


    

      那晚以后,我开始着重关注前朝政事,而不是后宫那些女人争风吃醋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经过很长很长时间我才发现,我大良国,本没有那些人所称颂的那么繁荣昌盛,反之却是衰败之势尽显。

      皇爷爷残暴骄奢,父皇刚愎自用,都将我大良国推上了万劫不复之地,如今天下之势,看似良文郑三国鼎立,可是文郑二国早已将我大良甩开,我大良维持的,不过表面风光,甚至是涡楠等偏远小国,也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我总是你认为我有那个本事将我大良美好河山重返旧荣,甚至觉得会比任何人都要做的好,因此,为了我大良千千万万黎明百姓,我想,我是应该成为像刘延意那样的人的,她不是也创造了明治之治吗?

      我不懂声色,一如既往地过着,可是还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皇兄皇兄,你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圣皇祖建国之初担忧子弟长期处于温室之中,忘记民乃立国之本,故立下祖训:凡我皇家子弟,年满十周岁,必每年出宫体察民情至少半月。而今日,便是三皇兄出宫的日子。

      “妙元,此次出宫并非游玩,当不得儿戏。”

      自从有了那番心思,我便极少去插手后宫之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更多的时间便是充当一个娇小可人的皇妹,而我缠着的这个皇兄,便是最宠着我的二皇兄李思轶。

      “我是知道的,可是妙元都没有出过宫,想要出宫去看看。”表情有些低落,好像二皇兄不答应就会将我伤害至深一样,可是我也知晓,三皇兄向来仁义之至,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与他情如民间兄妹。

      “那,好吧。”迟疑了一下,他便答应了,“只是你要向惠嫔娘娘交代去处,她同意了我便带你去。”

      “放心吧皇兄,母妃会同意我去了。”我笑着回答,“那我先回去给母妃说了,明日出宫我去找你。”

      我笑着跑开,可是不久后我便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僵下来,随即面如寒冰:这些人,都是对我怜悯,可悲的是,我却还要依靠那些人对我的怜悯而活。

      “母妃。”到门口时,我恢复笑颜,跑进门后大喊,一头钻进惠嫔的怀抱,紧紧抱着她的腰,惹得她颇为无奈,宠溺一笑:“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没什么,就是舍不得母妃。”在她怀中,我闷闷地说。

      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她将我推开,看着我:“告诉母妃,到底怎么了。“

      我抽泣一下,诺诺说道:“今日我遇到二皇兄了,得知他明日要出宫磨练,我便也有了和他一起去的心思。”我小心翼翼看着惠嫔,“二皇兄他同意了。”

      我不爱说谎话,因为这深宫之中是没有秘密的,一旦谎话被揭穿,意味的便是失去他人的信任,所以我宁愿说出实话,只是加点佐料。

      惠嫔久久不说话,我的心一下子吊起来的,我一直都是信誓旦旦认为她是不会阻止我的。

      “罢了。”她表情有些让我琢磨不透,良久才妥协说道,“你要去便去吧,记得去内务府报备。”

      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

      我大良皇室与他国最不相同的便是凡是皇家子弟,无论男女,都可随意出入皇宫,只是需向内务府报备,以防皇上思及濡沐前去看望白跑一趟。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前去找二皇兄,好像很诧异母妃会答应我一样,愣了一下,随即走向我,将手放在我的头上,温和又无奈一笑:“走吧。”

      他又将手放下,牵起我的手,很大,很暖。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何一定要出宫,只是如今在这宫中,我什么都做不了,可偏偏什么都知道,这一点让我很绝望。

      到底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即使读了许多有关民间的杂文记录,也在脑海里想过民间的情景,可是到底是我见识短浅,这样的百态众生,又岂能依靠书本里的一言一语而体会。

      我紧紧握着二皇兄的手,手上的人好像察觉到了我的紧张,手也紧了紧,很大,很暖,心中竟然开始说着一句话:“哥哥,这就是哥哥。”

      可没多久我便惊醒:皇家无亲情。即使他是所有皇兄皇姐中对我最好的,即使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可是,我不善良啊。

      手上不由自主松了力,可是二皇兄却又拉得更紧了,我一时气恼,便索性将手抽了出来,他又弯腰执起我的手,这一次,我根本没办法抽出手。

      “妙元,别任性,这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安全,你现在还小,万一有歹人对你生了歹心,将你拐走,到时候如何是好。”

      满满的全是担忧,让我如坐针毡,不知为何,我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惠嫔对我的好,可是,却不能安然接受他的好,或许是因为在我看来,我与惠嫔是互利的吧,她让我摆脱困难的生活,我让她重获圣宠,若今生她不做出伤害我的是,我是万万不会主动去陷害她的,可是此时牵着我的手的人,我知道,不管今后如何,他都会是我前进必须搬走的石头,思及此,我再次心如铁石。

      二皇兄与其他皇兄不一样,往日其他皇兄从宫外回来后都会对其他同窗显摆自己去了那家消遣的地儿玩,很是尽兴销魂,从前三皇兄回来都没有说过他去干了什么,我便以为他也如此。

      可是我想说我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即使我一直告诫自己喜怒不形于色,可是看见眼前是场景还是错愕了一番。一个破房子,里面全是杂草,里面的人七躺八站着,站在外面便是一阵阵恶臭扑鼻而来,即使当初我也过过两年非人日子,可是如今与这些人比起来,条件还是好多了。

      察觉到了我的不自然,皇兄轻轻一笑:“这些都是苦命人,皇城之中容不下他们,便被赶到了此处,任其灭亡。”

      这一刻,我看见了二皇兄眼里的光芒,我突然一惊,其实他是完全可以带这些人脱离此窘境的,可是他没有,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此等人群,多不胜数,留下他们,来看他们,只是为了告诫自己,勿要忘了自己要做到是什么。

      可是,二皇兄要做的是什么?

      对,皇位。如今父皇刚愎自用,却无真材实料,又或者他的聪明睿智,在当初争夺皇位只是便用完了,所以从他即位,皇爷爷留下的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大,再加上他的独断专行,我大良百姓早已苦不堪言,二皇兄一定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等他将来即位,扭转这一事态。

      到底是流着皇家的血,骨子里还是凉的,为让自己惊醒,宁愿这破屋中的人逐一死去,又逐一增加,却不曾施以援手。

      “妙元,要进去看一看吗?”

      从前总以为二皇兄就是一温柔多情的翩翩公子,如今才知道不只如此,而他对我如此不保留,想必也是因为我是女儿身的原故吧,呵,我这女儿身,既能让我获得绝对的优势,却又是我取得我要的最大的困难。

      “我要。”

      我看着二皇兄,笑得像是一朵花,我看到他眸中闪出四个字:不谙世事。

      屋里的恶臭让我差点受不了要捂鼻跑出去,可是我甚至连手都没有放在鼻子上,因为我怕我一但做出那样的举动,现在一直审视我和三皇兄的那些人眼神会变成敌视,甚至对我与二皇兄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

      在屋子里绕了一圈,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一直以来我无可信之人,做事寸步难行,可是在那深宫之中,我又敢信谁,我一没钱二没权,在那宫中我谁都使唤不了,所以,我需要在这次出宫选一些人,来帮我做事。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或许,这里面,有我想要的人。

      回到客栈后,二皇兄便给我要了一间客房,我乖巧的进去休息,心中却是在盘算如何避开二皇兄的耳目去做我要做的事毕竟我的时间不多,二皇兄一回宫,我便只能束手无策,虽说我大良允许皇嗣出宫,可是我却清楚的知道如今以我的年龄,想要单独出宫,有如登天之难,我这一次的机会,只有不到半个月了。

      往后的几天,我都乖巧的跟着二皇兄四处走动,我们去过繁华的街道,吃过昂贵的饭食,看尊贵的人,我们也去过落魄的小巷,出过最低劣的食物,看过最下等的人。

      六天后,当我认为我已经熟悉这座城市的时候,二皇兄再来叫我出去,我便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拒绝了他,这也是小孩子特有的权力:对待事物三分钟热度,任性自我,所以即使我如此,二皇兄也只能无奈的摸一摸我的头,让我注意安全,不要单独出门,然后便离开了。

      二皇兄走了不久,我便出了客栈,我要去看一个人,一个我注意了很久了人。

      坐在馄饨铺子的桌前,我尽力找了一个最隐蔽的位置,观察这我对面的那个男子。

      二皇兄第二次带我出门的时候我便注意到他了,后来我才发现,他每天都在那里蹲着,低头抱膝一言不发,偶尔会有穿着较为好点的站在他面前,待他察觉抬头后,那人便会带着他去做一些苦力,或是扛米,或是搬一些重东西。

      “老板,那个大哥哥怎么一直蹲在那里啊?”

      馄饨上来后,我一脸无解,看着老板,全是茫然。

      老板一下子来了兴致,看了看四周,生意惨淡,便坐了下来,很是热情地给我讲解着:“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

      像是故意要说的很神秘,便凑近在我耳旁说道:“那是苏家的孩子。啧啧啧,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主儿,前几年她娘跟人跑了,他爹从那开始便一病不起,没多久就走了,亲戚些又是个冷血的,把他避得远远的,这小子还偏是个硬骨头,小小年纪,还真没去求个人,从那以后便每天蹲在那里,谁家缺个短工,便来找上他,这么多年,还真就这样子过来了。”

      原来如此,我看着那人,心中已有了一番计较,看他年纪也不是很大,经过一番培养,大有用处。

      “老板,来碗馄饨。”

      “哟,来了,客官您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