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如曌之思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九公主,七皇子可是为了你好,待当他日你成一代才女,可不要忘了七皇子的一番苦心啊。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是中书侍郎是五儿子孙浩,其实说白了,他就是七皇兄身后的第一大狗,他话音刚一落下,便是连连的附和声,我知晓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可是他们要的,我还是要满足。

      “七皇兄,你开开门,妙元怕,里面黑。”

      带着一腔鼻音,我大喊着引来的是更加大声的嘲笑,待外面没了动静,我便收了声,转身继续找我要的书。

      感受着这一室的寂静,我深呼一口气,苦笑一声。

      藏书阁是没有宫人的,为了体现坚韧刻苦,藏书阁由太学院的学生轮流打扫,当然,大多皇子公主都是由世家公子帮忙打扫,一些地位高的世家少爷也会指使小世家子弟,而我想要出去,只能等到明日有人来了,只是不彻夜不归不知道惠嫔会急成什么样。

      耸耸肩,我继续在书海中遨游,还好,藏书阁采光做的很好室内明亮得很。

      手指划过一本本书侧,书名便映入眼帘。

      《史记》、《治治通鉴》、《《吕氏春秋》…………《女皇新语》

      划过《女皇新语》后,我顿下了,目光看向《女皇新语》,女皇二字深深印在我眼帘中,手不受控制地将《女皇新语》拿下。

      刘氏延意,讳曌,扬州文曲人也………………以女之身,行男之事,史臣曰:治乱,时也,存亡,势也。使桀、纣在上,虽十尧不能治;使尧、舜在上,虽十桀不能乱;使懦夫女子乘时得势,亦足坐制群生之命,肆行不义之威。观夫刘氏称制之年,英才接轸,靡不痛心于家索,扼腕于朝危,竟不能报先帝之恩,卫吾君之子。俄至无辜被陷,引颈就诛,天地为笼,去将安所?悲夫!昔掩鼻之谗,古称其毒;人彘之酷,世以为冤。武后夺嫡之谋也,振喉绝襁褓之儿,菹醢碎椒涂之骨,其不道也甚矣,亦奸人妒妇之恒态也。然犹泛延谠议,时礼正人。初虽牝鸡司晨,终能复子明辟,飞语辩元忠之罪,善言慰仁杰之心,尊时宪而抑幸臣,听忠言而诛酷吏。有旨哉,有旨哉!(原谅西楚无能,只有借鉴《旧唐书》本纪第六。)

      “女皇……”

      不知觉间,我竟将一本书尽数看完,喃喃自语,此时看似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着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一颗汹涌澎湃的心。

      “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试探的问声,不知为何,我像是被捉奸在床一样,吓得连忙将书合拢,站起身来。

      看清来人,还好,是张太尉家的嫡长子张守鑫,我一下子舒了心,他今年十四岁,是和二皇兄他们一起学习的,虽说与他接触不多,可是潜意识中,还是觉得,他并不聪颖睿智,就像曾经太傅对他的评价一样:庸。

      “守鑫哥哥。”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一点也不慌张,可是,我还是不愿意告诉他我在看《女皇新语》,我不愿意告诉任何人。

      “今日太傅留了作业,我便来查阅下,可是被七皇兄关在了这里。”表情有淡淡的失落,张守鑫眼里显出怜爱的目光。

      “对了,守鑫哥哥,你怎么来了,我记得门是被锁上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脆弱的表情必须要转瞬即逝,然后便是故作坚强,才能更加引得人怜爱。

      看到了他表情的破碎,我知道我已经得到了他的信任,况且,我今年才十岁啊,谁又会想到仅仅十岁的小孩子竟然会有那么多的心思。

      “我也是来找书的,来的时候看到外面挂着锁,可是没有锁上,就拿下来进来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守鑫哥哥。”我对他一笑,“那现在门已经开了,我就先走了,不然母妃会担心的。”

      他好像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说要走,楞了一下,呆呆的说:“那好吧,你路上小心。”

      我嫣然一笑,弯腰将桌上的课本拿起来,顺带着将合上的《女皇新语》快速放在课本下面,这本书,我要带走。

      当天夜晚,我久久不能入睡,老子里全是刘延意的事,一个区区后宫妃子,竟有通天之能,当上一代女皇,而我,是公主啊,生来血液里就流着高贵的血统,一个想法在我心中慢慢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