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李妙元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成败在此一举,我躲过太监宫女侍卫,拖着残破的身子依着记忆找到了惠嫔的宫殿,看着大门紧闭的宫殿,我不由心凉,惠嫔她,果真是失宠了啊。

      可是,这个却是我唯一的机会,别无选择,现在犹豫,下一次,我怕我会没命再到这来。

      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破烂,衣不蔽体,血迹卜卜,手上脚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疤一条盖一条,从脸上传来的阵阵痛感我便能知道,脸上也是惨不忍睹,所以,够了,不用我再自虐徒增伤疤了。

      准备了一下,我走到门口,用力拍门,因为太用劲,身上扯得一个劲儿得疼,听到门内有动静,我便躺在了地上,虚弱地看着大门,等候大门打开了那一刹那。

      眼睛被白光冲刺着,开门的是一个小宫女,长得眉清目秀,一看就知道是惠嫔喜欢的那一类人,而她,一年前我也听说过,因为承了惠嫔的恩,对惠嫔忠心耿耿。

      “救我……”

      说出这两个字,我便将眼睛闭上,假装体力不支虚弱昏倒,剩下的,就看之后如何演变,不过,即使这人不帮我,我也想过后招。

      久久不见动静,心中不焦急是假的。

      “颦儿,是谁在外面啊。”

      一听到这声音,我便放心下来。

      “啊~~”

      像是惊吓过度,可是声音里面又有一些担忧和心疼,我便知道,我赢了。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成这样了,颦儿快把她抱到寝室里去。”

      “主子。”听见那颦儿为难的声音,“这不好吧,这孩子来路不明,这皇宫怎么会有这样的孩子,别招惹了是非。”

      “颦儿。”听见惠嫔不悦的呵斥声,“你不愿意我不怪你,我自己来。”

      说着,我便感觉到了有人将我的身子扶起,小心翼翼,生怕伤到我的样子。

      “主子,还是让奴才来吧。”

      感觉有另一个人蹲在我身边,手已经触到我的身子了。

      “不用了颦儿,你先去叫太医吧。”

      惠嫔身子侧过来,躲过了颦儿,想必是颦儿刚才的表现让她不满了吧。

      “是。”我听到颦儿委屈地快要哭了,然后便跑开了。

      这一回,我押对了。

      惠嫔从前怀过两次孩子,可是,要在这深宫中想要生出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惠嫔。

      “母妃。”我将头在她胸前使劲靠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无助,闭着眼睛,喃喃说出这两个字,可是却能够确保能够清楚地传入她的耳朵。

      果真,她顿下了脚步,抱着我的手紧了紧。

      将我放在床上,她也没歇下来,还将我全身衣服脱掉,用帕子在我身上擦拭,太久没有被人伺候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身上滑过湿湿的帕子,不适地让我差点睁开眼睛。

      过了许久,许是满意了,她便走开,趁这个时间我看了看四周,太简陋了,甚至都没有个拿得出手的装饰,听见脚步声渐近,我赶紧闭上眼睛。

      她在为我穿衣服,认知到这一点,我赶紧思考要不要睁开眼睛,毕竟,这么大的动作,若是还像个死猪,也是说不过去的,可是醒了之后,我又该如何,毕竟我是李婵娟,我相信我从前的作为定是她不喜的。

      睁开眼睛,让眼睛看起来无害又清澈,这一点我很擅长,我从前养过一只小鹿,闲来无事我便模仿它,母妃曾经抱着我骄傲地说我这双眼睛不知道要欺骗多少人。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害怕的问出来,我双眼无助地看着惠嫔。

      意料之中心疼的眼神,“我是惠嫔,你别怕,告诉我,你是谁?”

      怕是吓到我,声音温柔得出水,我是我却是脑袋一阵眩晕,她竟然不认得我了。

      随即我便想通了,也是,小孩子改变本来就大,毕竟她已经一年多没看见过我了,而我现在又是这幅样子,谁恐怕也没有人能认出我吧。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我,我不知道,可是我记得我有一个母妃,你是我的母妃吗?”

      我知道我现在这样子够激起人的保护欲,更何况是善良的惠嫔。

      “你这孩子,造孽啊。”

      她叹了一口气,便将手抬起来,是要放在我的头上吧,可是我是饱受欺凌的弱小啊。

      “别打我。”

      我抱头躲避,这让她的眼神更心疼,将我拉到她的怀抱,“孩子别怕,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我赶紧将手使劲圈在她的腰上痛苦,“母妃,母妃。”

      “好好好,乖乖乖。”

      果真,她舍不得修正我了,任我在她怀里撒野。

      不一会颦儿便带着太医来了,进来的时候我和惠嫔正抱在一团,太医神情很不好,也是,在这深宫中,谁愿意来巴结你个没前途的妃子,想必颦儿将他请来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的。

      那太医看清了我的脸,脸色大变,我暗叫不妙,这个太医就是当时我母妃用命请来的人,若是她说些个什么,那我之前花的功夫便白费了。

      “小主,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罪人罗采女的孩子啊。”

      听此,惠嫔眉头皱在了一起,我心中忐忑不安。

      我的母妃本是最尊贵的妃子,在宫中地位无人能及,可是遭到良妃陷害列出她善妒,狠毒,与前朝往来密切等多个罪状,且证据确凿,父皇深感厌恶,便将母妃贬为采女。可是母妃做的,又有几个妃子没有做,难道就要像惠嫔一样孤老深宫,几月才能得见圣颜吗,母妃错的,是让他人抓到了把柄。

      “皇上只是将罗采女贬斥,并没有牵连婵娟。”惠嫔呡了一下嘴唇说道,想必已经是经过深思熟虑了,颦儿站在一旁想要劝阻,也被她一个手势阻止了,我一下子放下了心,“所以说,婵娟,还是公主,太医,你放心把脉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我大呼一口气,立马惊醒,赶紧看了看其他人,怕他们发现什么端倪,看见惠嫔将头转过来,我憋出泪花:“母妃。”

      “公主。”那太医吃惊地叫我,指着惠嫔,“你刚刚叫她什么?”

      “母妃啊。”我看着惠嫔,笑靥如花,好似骄傲,“我的母妃最好了。”

      如愿看见惠嫔脸上绽放笑容,充满宠溺。

      太医好像慌了神,急忙走到我身边,我吓了一跳,往后面缩了一下,惠嫔看出我的惊恐,轻声安慰我让我别怕。

      “公主,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满脸茫然,回了个不知道,太医伸出手要为我把脉时,我赶紧将头抱住大叫别打我,这一次,连太医都对我怜悯了,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我不打你,我是在给你治病,乖,把手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