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9(微h)

热书推荐:情s诱惑 


    晚饭后,程逐从家里溜出来,在棠村小学边的巷子里等孙鸣池。

    十五分钟后,那人大摇大摆地来了。

    孙鸣池的长相其实并不是很显老,但大概是他为人处世一直很成熟,且不修边幅的样子太过深入人心,导致给人的印象总是不太年轻。

    程逐看着走近的人,“你是不是又黑了?”

    之前还没怎么注意,今天站在路灯下尤为明显。

    孙鸣池拉开衣领看了看,是有一点色差,“这两天太阳太大。”

    “你抹点防晒。”

    “我才不用那娘们唧唧的东西。”孙鸣池斜着眼,“嫌我老?”

    程逐绷着脸不说话。

    孙鸣池心里好笑,拉住程逐的手把她往里带。

    小学门口的牌匾是新安上的,由一位小有名气的书法家提写,白蓝色的围墙包裹着一栋栋建筑,墙上印着“博学笃行”,操场红绿相间,白天的时候,能看到穿着新式校服的学生们跑来跑去,能听到由音乐组成的铃声。

    时过境迁,棠村小学找不到过去的影子,以前程逐一眼就能看到班级,现在都不敢确定坐过的教室是不是还在,而孙鸣池比程逐还觉得陌生,他是棠村小学的第一批学生,那时候这里甚至不能叫作小学,就只是一个教学的地方,雨天坐在教室里,浑身都能湿透。

    后门大开,他们走进去,又通过一扇没关紧的窗户进教室。

    当贼似的,怪刺激。

    “你怎么想到来这里?”孙鸣池毫不客气找了最后一排的一张椅子坐下,盯着黑板看了片刻,忽然有些不自在地倒吸一口凉气,“感觉真怪异。”

    他双手交叉放在课桌上,见程逐不说话,转头看程逐:“程老师发什么呆?”

    程逐无语:“别这么叫我。”

    “不教我画个正方体?”

    “……孺子不可教。”程逐还记得当年孙鸣池那句“怎么不涂颜色”,管五大调叫颜色的人,她这辈子都教不来,谁教谁减寿。

    孙鸣池朝程逐伸手,“过来。”

    “干嘛?”

    “抱一下。”

    程逐眯眼看了他几秒才走近,把手塞进他手心。

    下一秒就被拉进他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程逐冷不防道:“小时候我一直很讨厌你。”

    “我知道。”只要看到他就没有好脸色,前一秒还和朋友说说笑笑,下一秒嘴角就挂了下来,让他总是莫名其妙,不明白哪里惹到了这小孩。

    如果要让程逐现在再回想,当时讨厌孙鸣池的理由的确有些无厘头,只是因为孙鸣池过于优秀,她憎恨被杨雯拿去和他比较,所以自顾自地讨厌上了孙鸣池,后者甚至不知道她的阴暗心思,还每次都会对他笑。

    这样显得她好可恶。

    程逐没忍住,掐了一下孙鸣池:“你这么优秀做什么!”

    “这也能怪到我头上?”他好无辜。

    程逐冷哼:“那你呢?觉得我那时候怎么样?”

    孙鸣池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当时村里的小孩太多,我对你的印象只保留在脸臭的小女孩,小小年纪就搞对象了。”还有一个,某天终于来了例假,还把床单染了。

    “你真无聊。”程逐无言以对。

    孙鸣池笑开了。

    程逐静了静心,她告诉孙鸣池,她发育很晚,初中一直坐在第一排,吃了不少粉笔灰,告诉他她和潘晓婷是怎么英雄救美成为许周的老大的,还讲了许许多多事情。

    孙鸣池静静看着她。

    程逐注意到他的视线,停下话语,回视,眼里有光。

    有所预感,她缓缓闭上眼睛,接着嘴上一软。

    许久,孙鸣池松开她说:“出去吧。”

    今晚的天色很好,半空中的银台亮得能把一点细微的表情都照得清楚。

    站在操场上,不远处就是一面国旗,就算是半夜也在空中迎风飘扬。

    “孙鸣池。”程逐喊他。

    孙鸣池转头看她。

    “你带套了吗?”

    孙鸣池怔了怔,“没。”

    卷翘的睫毛藏着,程逐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皓齿明眸,异常妖冶。

    “没事,我房间里好像还有。”

    *

    孙鸣池再一次被拖进程逐的房间,后者异常亢奋,一路拉着他跑回来,甚至没有注意路上有没有其他人,一幅不管不顾的着急样子。

    没做什么反抗,任由程逐关上灯锁上门,用一条红色的丝带将他的眼睛蒙上。

    那条丝带是程逐以前留长发时用来绑头发的,孙鸣池见过,但却第一次感受到它。

    有一点粗糙,但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

    似乎是青苹果的味道,清甜。

    “不至于。”他的嗓音很低。

    “至于。”

    程逐下定决心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好“照顾”一下孙鸣池。

    视线里一片红色,程逐的身影影影绰绰,只有微妙的黑色勾勒,但那些都是孙鸣池熟悉的弧度,无论是胸口的起伏与突起还是腰枝的凹陷,他都清楚地不能更清楚。

    想撑起身体,却又被程逐按着胸再次推倒,“别动。”

    于是孙鸣池伸手握住身上人的腰。

    “嗯?你能看见我?”

    “看不见。”

    “那你怎么抓住我的?”

    “我听见你了。”

    程逐的声音很好辨认,不是很清脆的声音,反而有一些沙哑,比大部分女生听起来低沉一些,但又不是男人的声音,非常中性,和小时候截然不同。

    她跨坐在他的身体上,他的小腹能感受到热度与湿度,不断地摩擦。

    程逐不熟练地爱抚着孙鸣池的身体,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尝试这种姿势,程逐觉得处于被动的孙鸣池尤其诱人,他的嘴巴微张,一呼一吸间透露着欲望,他的手一直在程逐的后腰抚摸,然后插入她的臀缝,不断用力地揉捏。

    尽管看不到顶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那个东西,程逐依旧能想象出它剑拔弩张的气势,会有晶莹的清液从小口流出,那是孙鸣池不能控制的,性器会不断涨大,在她的抚摸下不断抖动。

    她向后伸手,握住了那个它,然后看到孙鸣池忽然倒吸了一口气,捏着她的手更用力了。

    程逐觉得疼,“你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