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在沙滩上被炮友前夫肏到喷尿(上)

热书推荐:情s诱惑 


    她是没有证据证明他声色犬马了,但他技术好就是不正常!!

    覃夏也不想再争辩什么,嘀咕了一句:“谁声色犬马,谁心里清楚。”

    说完便直接转身要走,却被顾恒一把拉住手腕拖了回来,他俊眉紧蹙神色不悦,急声道:“不说清楚就想走?你好好跟我说说,我怎么就声色犬马了?!!”

    在覃夏的印象里顾恒情绪几乎处于平稳状态,嬉笑怒骂从来都没有,只有一张毫无波澜的性冷淡脸,即使在商宴上的笑容也都是带着面具般,这两日在岛上他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会生气会调笑,还颇有些嬉皮相,倒像是个活生生的人了。

    这个岛本来就是马尔代夫的冷门岛,游客并不算多,此刻沙滩上也就熙熙攘攘的几个人,多是情侣或亲热或热聊,并没人在意这里,覃夏索性心一横直接道:“当初见面时,你自己说你没有女朋友,爷爷在世时也说过,你这人刻板严肃,都没交过女朋友,那既然之前没有,肯定就是婚后了,不然你你怎么会那么多!!”

    覃夏本意想说的是,不然你怎么技术这么好,但这句话说出来实在怪怪的,她只好改成会那么多。

    顾恒听完这才明了,怪不得早上,他正帮她口着,她也舒服的脚趾都蜷缩起来,阴户更是被他舔的淫水直流,她却突然坐起身气哼哼的走了,原来是误会他婚内出轨过别的女人,所以才生气。

    但他总不能直言,他昨晚睡不着,特地搜了资料,看了许多破处的av,研究了大半宿的成果吧。

    顾恒面色松弛下来,眉眼上挑嘴角扬起,道:“主要是天赋异禀,我跟你一样都是第一次。”

    “你是第一次?!”覃夏不敢置信。

    随即又讪讪道:“鬼才信你是第一次!”

    覃夏说完便要甩开顾恒的手,却见他突然俯下身子,嘴唇贴在她耳畔,轻声道:“不是第一次,你以为我怎么会射的那么快,要不要继续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覃夏被他几句话撩的,瞬间面红耳赤,支吾着道:“你行不行关我什么事”

    她话音没落,便身子一颤,因为她敏感的耳珠竟被顾恒含在了口中吸吮起来,她耳珠一向敏感,她甚至连耳眼都没敢打,旁人耳珠使劲揉捏都没反应,而她只要稍稍揉搓,便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现在被顾恒含在口中,她更是被吮的浑身软绵绵,快要化成一滩水。

    “顾恒~~嗯~~你放开我~~不要~~这里到处都是人~~~”

    覃夏口中拒绝着,可身子却软软的倚在顾恒身上,让人听着便以为是欲迎还拒的勾引。

    顾恒松口,哑声道:“早上便觉出你耳朵敏感,靠近说话你都有反应,让我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

    覃夏意识还迷迷糊糊,顾恒的手已经撩起她裙底,伸到了内裤中,他长指探到她两片唇瓣间,前后稍稍揉搓了一下,便抽出手指,亮在她眼前道:“这么快就出水了,夏夏还真是敏感。”

    覃夏看着顾恒湿漉漉的手指又羞又愤,不悦道:“再敏感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已经离婚了,而且绝对没有复婚的可能,我就算再饥渴去约炮去交男朋友,也不用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