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я0ùSんùЩù.χㄚz 第十六章 婚礼(1)

热书推荐:情s诱惑 


    外表绅士的男人说起糙话会给人一种反差感,但温言却觉得这是男人欲望的本质,正如男人们都喜欢床下贵妇,上了床变荡妇的女人,女人亦是如此,大多数都会对衣冠禽兽毫无抗拒。

    试问:一个男人床下绅士优秀,上了床后粗口骚话样样擅长,又何尝不是一种情趣?

    ……

    洗过澡后,温言半睡半醒的躺在陆曜怀里,身躯全裸,肌肤丝绸一样柔滑。

    陆曜爱不释手的亲吻了下她白润肩头,放在她腰窝的大手也顺势朝上。

    “四哥……”温言柔声叫停他,后仰着头枕在他肩膀:“我好困。”

    示弱这招必须管用,刚覆上她乳房的手掌已经移开。

    陆曜抱着她侧身躺下,吻了下她的唇瓣,低声呢喃:“睡吧。”

    “嗯。”

    *

    一夜好眠。

    温言许久没有睡的这般安稳过,那近三年来每晚都会惊醒她的噩梦,只有今晚没有再出现。

    陆曜因为还要操练,早上五点就已起床离开。

    白天温言带着拍摄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组里的人还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她也没准备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