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现实世界破处二

热书推荐:情s诱惑 


    窄小的小穴把大肉棒紧紧地咬住,温润的液体从深处流出,滋润着粗黑的肉棒。因为太过于舒服,男人忍不住喟叹出声。他恨不得马上把自己的肉棒彻底挤进去,就连两个卵蛋,都要塞进这让他舒服的穴肉里面好好磨蹭一通。

    只是他不想伤害陈奕,只好抬手在他的屁股上“啪啪”拍了两下,有些无奈地说道:“放松,你把我夹得太紧了。”

    “你……你这个混蛋!”陈奕咬牙骂了一句。

    之前在梦境中待太久,现在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没有彻底恢复,此时恐怕比普通女人更加柔弱,根本没力气从魏哲锡手上挣脱出来。他自己也很明白这一点,尽管不太愿意,可来到这个房间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不能反抗也只能享受,否则受伤的最终还是他自己。

    这样想着,陈奕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

    “乖。”男人满意地勾起嘴角,站在床边,抱着陈奕分开的两条雪白笔直的大腿。男人还是很在意陈奕的,所以半插在阴道内的阴茎停止动作,不敢再冒进了。

    甬道内又小又紧,只是插进去一小半,陈奕就露出了这幺痛苦的神色。魏哲锡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儿更痛苦,只能强忍住汹涌的欲望。小心翼翼地慢慢将自己青筋虬结的阴茎推进窄小的甬道内。

    用手臂压在眼皮上,陈奕不想去看男人,但视线的遮挡让他下半身的感官更加敏锐。在最初身体撕裂的疼痛过去后,更多的酸胀和火辣辣的感觉。陈奕知道,男人并不想伤害自己,他在慢慢地让他的身体习惯他那根粗得可怕的阴茎。

    这些日子在梦境中的激烈感情让陈奕精神有些恍惚,再加上身体的不适,朦胧间,他竟然有种现在自己应该是在另外一个梦境中的感觉。

    否则,魏哲锡又怎幺会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师,还用撒娇一样的口气说出“我想你了。”这种应该是在恋人之间才会出现的话语呢?

    然而,没有太多的时间让陈奕去思考这些问题。男人粗大的阴茎已经插进了甬道深处,并且遇到了阻碍。感觉陈奕的阴道逐渐接受了粗大的阴茎,男人抓着他的两条腿,小幅度地抽送起来。

    巨大的阴茎挺入甬道,随着男人的动作,陈奕无法抑制地发出了难耐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到甬道内的某层膜已经被捅破了,温热的液体从甬道内流了出来。陈奕脸色有点发白,他拿开遮在眼皮上的手臂,睁大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我把你捅开了。”男人那双漆黑的,充满炙热欲望的双眸注视着陈奕,嘴角挂着邪气的笑容,语气轻松好像只是在开一个玩笑,又好像是在对着陈奕宣誓自己的主权,“我不仅是你后面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你前面的第一个男人。”

    “啊啊……慢、慢点儿~啊啊啊啊啊……”

    男人的幅度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粗鲁。陈奕如同溺水的人一样,下意识地抓紧身下的床单,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身体。起初的疼痛过去,快感如同电流,在四肢百骸之间快速窜过。

    “宝贝儿,你真漂亮。”男人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完全在自己掌控当中的陈奕,抓着他雪白的双腿,动作越来越粗暴。他选择用这个姿势侵犯陈奕,就是因为这样,可以清楚地看到陈奕被自己破处的过程。

    起先因为疼痛软趴趴的阴茎站了起来,又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时碰触怕打到此刻正在粗暴占有他的,属于男人的粗大阴茎,几丝淫液顺着领口淌下。

    粗黑的阴茎沾上了红色的血丝和粘稠的淫液,男人越干越快,肉棒在花穴内抽插,发出让人淫糜的“啧啧”水声。

    “慢、慢一点……啊啊啊啊~”陈奕低泣着求饶。

    男人飞快抽插的动作让第一次被男人侵占开苞的他有些受不住,只是他淫荡的身体似乎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被操软了的小穴吞吐着男人粗大的肉棒,肿胀的阴茎一颤一颤地吐着粘稠的白液。

    “慢一点怎幺能满足你淫荡的身体呢?”男人坏心眼地说着,身下的动作也是丝毫没有慢下来。

    “不、我……啊啊啊——”

    在男人粗暴的抽插中,陈奕雪白的身体猛地一颤,又一次泄了出来。一些精液喷洒在了男人与陈奕花穴的结合处,随着从结合处流出来的淫水、处男血流淌在了床单上。

    高潮过后的陈奕瘫软地倒在床上,双手无力地放在两边,眼神更加迷离,没有焦距。戴在脸上的老式眼镜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头发也因为汗湿,耷拉在额头上,露出了那张因为做爱通红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