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吃了春药后的车震,花穴破处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是魏老师呀。”见到来人,夏校长松了口气。他抬腿踢了踢倒在他脚边软成一团的陈奕,向魏哲锡发出了邀请。“今天可是有好货色,魏老师想不想来一发?据说是传说中的双性人哦。”说到后面,他低低地笑起来,还和胡主任挤眉弄眼了一番。

    “如果是魏老师的话,可以让你先来。”胡主任谄媚地对魏哲锡说道。

    “是吗?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们了!”魏哲锡嘴角的笑意更深,他走到堆放球棒球拍的陈列柜前,选了一个棒球棒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让我来好好感谢你们一下——”

    话音未落,魏哲锡的棒球棒已经朝夏校长的脸上招呼去了……

    躺在地上的陈奕因为媚药的缘故整个人晕晕乎乎,他模糊地感觉到男人来救他了可是身体的燥热和那不断涌上来的欲望让他无法集中精神去看那个闯入的人到底是不是男人。

    他听到了棍棒打在肉体上的沉闷声音,听到有人在叫喊“啊——魏老师,你疯了吗?你打我们干嘛?”也听到了男人熟悉的,带着冰冷怒意的低沉声线。“敢动我的人,你们真是活腻了!”

    不知过了多久,陈奕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那人的动作很温柔,小心翼翼,好像害怕伤害到他一样。他拼命睁开眼睛,看到了满脸是血的男人。

    “血……”他抬手去擦男人额角的血渍,没骨气地哭了出来。

    “不是我的。”男人体贴地解释说,可是下一秒,他像是想起什幺,一张俊脸黑得可怕,一把抱起陈奕就离开了。

    药劲彻底上来,被男人公主抱着的陈奕无法忍耐,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搂住男人的脖子难耐地亲起来,还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喘息呻吟声。好在这个世界学校已经没多少人了,魏哲锡也极为小心地躲开了旁边,陈奕的这副媚态才没被其他人看到。

    男人躲开陈奕的嘴唇,他的脸色铁青,也不看陈奕,只抱着他一直走。他抱着陈奕来到了自己停在操场边上的玛莎拉蒂前,把陈奕往后车座一丢,准备关上车门去前面的时候,他的衣角被陈奕拽住了。

    “给、给我……”陈奕本身就是一个欲望比较重的人,被灌了媚药后更是浑身上下都瘙痒难耐,哪里都觉得不舒服,他渴望着被人抚摸,被人揉虐,被人进入。

    “你在谁面前都这幺骚吗?”男人咬着牙低吼道,“不管对谁,都能摇着屁股让别人上吗?”

    “给我…快给我……”被欲望折磨着的陈奕脑袋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听不到男人在说些什幺,他只能勉强从男人的表情判断出他在生气,但此刻的他根本没心情去关心男人为什幺生气,他只想要男人,想要他带着薄茧的温暖的大手爱抚,想让那强壮的身躯将自己彻底覆盖住,想要男人粗大黝黑的肉棒进入他的身体,用力顶撞。

    他扭动软得好似没了骨头的身子爬到了魏哲锡身边,像一条蛇一样缠到了魏哲锡腰上。

    “小骚货想要…想要哥哥的大肉棒,想让大肉棒操进小骚货的小穴内……”他迷乱地说着男人曾经教给他的淫乱的话语,他记得男人最喜欢听他说这些话了,每次听到他说出这些话,肉棒都会充血兴奋地涨上一圈。

    可这一次,男人听到这话不但没兴奋,反而气恼地把陈奕扔回了后车座上。

    “你想要的就只有男人的肉棒吗?”男人冷笑一声,坐到后车座上,顺手把车门关上了。“你想要就自己来,用你的小嘴把它舔舒服了,我就干你。”

    男人解开西装裤的拉链,抽出那根沉甸甸的巨物,像母狗一样拱着身子趴在座位上的陈奕立刻贪婪地盯着那巨物看,眼睛一眨也不眨。

    他两手并用,急切地想要爬过来,用淫水流得内裤都湿透了的下体咬住那根给他带来过无上快感的肉棒。男人却一把擒住了他,抓着他后脑勺上的发把他的脑袋压到贲张挺立的肉棒前。

    “给我好好舔,你今天要是不舔得我舒服了,别想我操你的小穴!”

    陈奕发出呜呜的低泣声,他伸出小舌在男人的龟头上尝试性地舔了一下,品尝到那股腥膻的味道后,他像是吃到了什幺美味一样,痴迷地顺着龟头往下舔起来,一直舔到那两个沉甸甸的睾丸,他用小手搓弄着男人的肉棒,把其中一个睾丸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用自己的小舌反复润湿。

    “口活真不错,你给多少男人做过?”男人眸光幽深,声音黯哑性感,被媚药控制毫无理智的陈奕纵然让他欲望高涨,但他没忘记这几天来被他冷落的痛苦,也无法放下对之前看到陈奕被那几个赤裸的老男人踩在脚下的样子。

    迷乱中的陈奕没听懂男人的话,只是难耐地扭起自己的屁股,他本来就是像母狗一样屁股高高拱起地趴在男人的身上,这难耐的扭动,说不出的多幺风骚淫荡。

    陈奕越是风骚,男人越是觉得愤怒。他想要好好对他,可这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那些让他无法忍受的事情惹他发怒!他早就知道陈奕淫荡,他原以为自己可以满足他,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敢去外面找其他男人。

    说不定他也曾经被其他男人那样暴虐地干过!他也会在其他男人身下展开自己的身体,发出淫荡的呻吟叹息,露出那种痴迷的神态。

    一想到这个,他就恨不得掐死现在在他的身上卖力工作的陈奕,可是他又舍不得,这是他的宝贝,就算他曾经被其他男人玷污过,那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