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在办公室被操到失魂(激H)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我不要!”即使早就知道男人对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官感兴趣,自己挑逗他的结果一定是会被他侵犯前面,可真到了这个时候,陈奕还是开始害怕了,他呜呜咽咽地向男人求饶,“求求你,不要碰那里。”

    就算这里只是一个梦境,就算他是带着不可告人的淫靡心思来到这个世界的,前面的那个小穴对陈奕来说,还是一道伤疤,一个不想被人碰触的让他痛苦的地方。

    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同性恋,没有前面那个让他难以启齿的小穴。

    魏哲锡本来并不想管陈奕的挣扎,直接进入他可爱的花穴。可是泪珠子不断从眼眶里掉落的陈奕实在太让他心疼了,他忍不住伸手擦去陈奕眼角的泪珠,在他的睫毛上亲了亲,嘶哑着声音哄道:“宝贝不要哭,如果你不同意,我不动你前面。”

    男人承诺的话语止住了陈奕的眼泪,他本来不是那幺爱哭的人,可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整个人都好像与十七岁高中时候的自己同化了,心理和思维模式上就像个彻底的高中生。

    如果他还是那个成熟稳重的教授,他绝不会因为男人这样的一句话而心动。可他现在只是个高中生,因为男人的这一句话,他无法抑制地感觉到了温暖。

    他抓住男人粗壮的手臂坐起来,又伸手握住了他肿胀硬挺的肉棒。男人的巨物又粗又大,茎身青静暴起,滚烫的肉棒在他的双手内随着脉搏一跳一跳,这不是冰冷的自慰棒,而是真实的,让他期待已久的男人的肉棒。

    光是看着这根棒子,陈奕就觉得饥渴难耐,小舌不自觉伸出舔了舔红润的嘴唇,好像是明白这滚烫的肉棒马上要进入自己里面,后穴的瘙痒感一瞬间被放大,好像有无数只蚂蚁钻了进去到处游走,痒得不停扭动屁股,心想着,只有把这根大肉棒狠狠地插进去,才能止住这股蚀骨的瘙痒。

    陈奕把男人的肉棒抵在了自己的穴口,羞涩地邀请说:“进……进来吧。”

    陈奕害羞的表情和主动的行为完全激起了魏哲锡的兽欲,他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宝贝为何能够这幺可爱。前一刻还眼泪连连地向自己求饶,下一刻便能这幺骚地主动张开大腿,邀请他品尝。

    面对这样可爱的宝贝,再忍下去恐怕他都要疯了!

    魏哲锡低吼一声,大手托起陈奕的屁股,一用力,挺进了他还夹着跳蛋的小穴内。

    “啊——”男人的肉棒实在太大,凶猛地冲进身体将跳蛋顶到了直肠口。陈奕的小穴虽然已经湿润得不成样子,可毕竟在梦境中的陈奕还是个十七岁的处子,根本没经历过任何情事,十七岁时的他也很少自慰,后穴又小又紧,猛地一下被撑开,疼得他差点要昏死过去。

    可是疼痛也只是开始,男人托着他的屁股让陈奕的腿缠绕在他强壮的腰上,下半身猛烈地撞进小穴内,又快速抽出,就这样进出不停地激烈抽插,很快就给陈奕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实在是太爽,太满足了。

    渴望已久的肉棒进入身体,将他的小穴塞得满满的。还有那被肉棒推挤到深处的跳蛋,嗡嗡震动地刺激着他的前列腺。这一切都是自慰棒和手指没办法给予的。

    陈奕爽得不住呻吟“啊…呜……爽,还要,我还要——”

    “小骚货,今天老师一定要好好地给你上一课。”魏哲锡一边不停抽插,一边抱着陈奕走到了墙壁的位置,他把陈奕压在墙壁上,借着墙壁的承受力,更猛烈用力地操进了温软湿润的小穴内。

    陈奕爽得全身无力,意识都开始模糊,双手不自觉地在魏哲锡的背后抓出了一道道血痕。淫水从被不停抽插的小穴滴滴答答地流下来,弄得到处都是。

    “小骚货,你下面的小嘴可真舒服。”男人声音黯哑地称赞道,随后,又坏笑着问道,“快说,老师干得你爽不爽?你喜不喜欢老师给你上课?”

    陈奕被干得脑袋里面都成一团浆糊了,听到男人的逼问,也只是张大嘴“恩恩啊啊…”地叫了半天。男人猛地停了下来,再次逼问,“老师干得你爽不爽?”

    男人的肉棒一停下来,陈奕的小穴立刻感到了无比的空虚。这种可怕的空虚让他难以忍受,他只能扭动自己的腰肢,浪叫道,“不、不要停,快干我!快干我!”

    “小骚货要谁干你?”

    “小骚货要老师干我!老师快干我,快动起来,操小骚货!”

    男人满意地继续挺动下身,一边干一边狎昵地逼问:“只是老师吗?小骚货不记得我是哪个老师了?”

    陈奕害怕男人再次停下来,飞快在脑子里回忆着男人曾经说过的话,马上大声回答道:“魏老师!嗯…啊啊,魏老师不要停,快干死小骚货,小、小骚货最喜欢魏老师上的课了。”

    魏哲锡墨黑的双眼迷恋地看着陈奕,动情地诱导:“叫我锡。”

    陈奕颤抖地吐出了这个名字:“魏……锡、锡。”

    从陈奕的小嘴内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魏哲锡有种内心最深处的欲望都得到了满足的兴奋感,他双眼中欲望更加深沉,可比欲望深沉的却是他满心的爱意。

    他发现自己并不只是单纯地想用此刻被他拥在怀中不停操干的少年纾解欲望,他竟然喜欢他,他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