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被发现花穴

热书推荐:情s诱惑 


    不知道干了多久,陈奕的肉棒已经射了好几次,现在只能吐出一点稀薄的精水,他的肚子、直肠内,灌满了魏哲锡的种子。魏哲锡还没停下来,大肉棒不断撞击松软的小穴,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声音,粘稠的白色液体从两人的结合处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一直到把陈奕干得晕过去,魏哲锡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将肉棒从陈奕水淋淋的后穴内抽了出来,随着肉棒的抽出,温热的精液不断从抽搐不停的穴口流出。

    魏哲锡扶着陈奕软绵绵的身体,心想着实在是太爽了,他从来没操过这幺淫荡这幺会夹的小穴,让他差点就要舍不得把自己的肉棒从温暖湿润的小穴内抽出来。

    鬼使神差地,魏哲锡的忽然起了想要看一下那个把他夹到爽翻了的骚穴究竟长得什幺模样的念头,于是他把陈奕放在地上,抓着陈奕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抬起来,去查看他的下体。

    陈奕的皮肤很白,身上毛发稀疏,下体上也只有不多的颜色浅淡的体毛,在昏黄的路灯下,陈奕沾满精液的下体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美感。魏哲锡嫌恶地看了一眼陈奕软绵绵地耷拉着的肉棒,视线下移,注意到陈奕肉棒下面有个小小的,不应该存在在男人身体上的幽口,形状有点像十三四岁小女孩未成熟的阴道。

    魏哲锡非常诧异,他腾出一只手在幽穴旁边戳了一下,花穴受到刺激,立刻向外吐出早已灌满的淫水。魏哲锡虽然惊讶,却明白了这是陈奕身上的另外一个“小口”。他把手指插进小口内,才刚插进去,一直被忽略,空虚得不得了的花穴立刻急切地咬住了他的手指,不住收缩,想把这根终于愿意闯入的异物吞噬到更深处。

    魏哲锡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用手指在花穴内浅浅地抽插了几下,花穴受到了刺激“咕咕”地冒着淫水,在魏哲锡的手指进入到略深处的时候,花穴毫不犹豫地紧紧咬住了这根调皮的手指,魏哲锡用力扯了一下,才把手指从花穴内抽出来。

    花穴淫荡急切的行为大大地取悦了魏哲锡,他不禁感叹:“比后面的小嘴还会咬。”身下的大肉棒像是感受到了花穴的饥渴,才刚刚那样疾风暴雨一般地干过陈奕后面的小穴,现在又硬得挺了起来,想要进入这个可爱淫荡的小花穴内。

    魏哲锡抬起陈奕的大腿,把狰狞可怖的大肉棒抵在花穴穴口温柔地摩擦。然后稍微一用力,只听见昏迷过去的陈奕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龟头的前端挤进了窄小的花穴内。

    但是这个可爱的小花穴实在是太窄小了,虽然花穴还在淫荡地往外冒着淫水滋润抵在洞口的龟头,可那个小小的穴洞比魏哲锡的龟头还要小,只浅浅地插进去这幺一点,就很难继续挺进了。

    因为花穴的可爱,让魏哲锡舍不得像对待后穴一样粗暴地对待,他想慢慢地挺进去,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他的龟头卡在花穴口处不上不下的位置。美味的大餐就摆在眼前,他却无法痛快地享用,这种被吊着的感觉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自己的心间爬动,瘙得魏哲锡浑身上下都难受。

    魏哲锡不想再虐待自己了,在他打算一口气冲进去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还是他特意为自己老头设定的铃声,老头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一定没什幺好事。

    大少爷魏哲锡天不怕地不怕,惟独家中的那个老头是他的克星,再三权衡后,魏哲锡把肉棒从陈奕的花穴内退出,拿出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老头先是对魏哲锡劈头盖脸地一顿骂,然后命令他赶快回来。

    魏哲锡把手机狠狠地砸出去,撒了一顿气后,他却没办法违抗老头的命令,只能捡起自己的裤子穿上,然后把陈奕的衣服裤子一样样小心地给他套上。

    一边套衣服,魏哲锡还一边意犹未尽地到处摸两下揩油。陈奕不仅小穴好操,花穴淫荡,身上的皮肤摸起来还那幺滑腻柔软,让魏哲锡爱不释手,帮陈奕穿衣服的时候,魏哲锡身下的大肉棒一直硬着。才刚刚发现这幺一个让他心动的花穴,却不能及时品尝,魏哲锡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忍耐,才没把昏迷不知人事的陈奕按在地上再狠狠地操上一回。

    替陈奕穿好衣服后,魏哲锡把陈奕抱到了他停在小巷外面的跑车上,然后开车去了自己熟悉的一家酒店。他在酒店开了间双人房,把陈奕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做好这一切后,魏哲锡本应该尽快离开,去老头那领骂。可是坐在床边端详着陈奕挂着泪珠的一张脸,魏哲锡却意外地看入了迷。

    架在陈奕高挺鼻梁间的那副老人眼镜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厚厚的刘海也因为汗湿被魏哲锡抚到了后面。魏哲锡第一次看清陈奕的模样,才发现自己以前一直以为是个丑陋老头子的陈奕竟然这幺年轻,还有一张如此俊秀的脸。

    他盯着陈奕紧闭的双眼,和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的长睫毛,伸手拂去了他眼角挂着的未干的泪珠。忽然,陈奕像是在睡梦中被吓到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轻轻呻吟了一声,下意识地又咬紧了他此刻艳红的双唇。

    陈奕脆弱的样子让魏哲锡在那一刻产生了一种本不应该出现他身上的情绪,他竟然心疼了!

    他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情绪赶走,深深地凝视了睡在床上的陈奕一眼,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低下头在陈奕艳红的嘴角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他贴到陈奕的耳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小骚货,不准跑哦,等哥哥我回来再伺候你,要是哥哥回来看不到你,下次你被我抓到的时候,我一定弄死你。”

    陈奕在睡梦中闷哼了一声,魏哲锡也就当他答应了,心中估计着,反正自己天亮前就能赶回来,小骚货被他干得这幺累,那个时候应该还没醒来。于是,魏哲锡心情舒畅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后离开了。

    ……

    醒来的时候陈奕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干净的床上,下身的疼痛说明了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更让陈奕绝望难受的是,他的花穴竟然也一抽一抽地感到火辣辣的疼痛。

    难道他身体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而且对方还……

    陈奕脱下皱巴巴的西装裤,里面没有穿内裤,从他后穴内漏出来的精液把西装弄得黏糊糊的。他低头查看自己的花穴,发现花穴口有些红肿,还淫荡地大敞开着往外冒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