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冰山禁欲犯人VS女王攻御姐手铐女警(角色扮

热书推荐:情s诱惑 


    宫翊迈着矫健如飞的步伐,步步沉稳的上了旋转楼梯。

    到了自己卧室门口却缓缓停下脚步。

    男人深深吸了口气,轻微调整了萦乱的气息,慢条斯理大手松了松胸前的深蓝色的领带。

    轻轻推门而入,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眉毛微皱,薄薄的嘴唇抿着,看不真切他的面容。

    卧室柔和的灯光下,暧昧的气息蔓延开来,一室旖旎……

    只见一个绝美倾城的女人跪在大床旁。

    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羞涩的眼眸湿润地转动的抬起头来,十分撩人,勾人心弦。

    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不,这万万不是重点。

    重点是女人现在身上穿着一套情趣至极的女警制服,妩媚性感的跪在地板上。

    两只柔白细嫩的双手轻轻撑在深色的地毯上,谦卑的躬着身。

    挽着精致头发鬓梳的一丝不苟,头上戴着黑色的严肃正经的女警帽,上面有着三角形精致的police警徽。

    纤细均匀的美腿穿着黑色细滑薄薄的丝袜,黑色的八寸细跟高跟鞋,像极了暗夜都的精灵,尽显妩媚。

    此时一改平时清新脱俗的无辜模样,浑身散发着女王陛下的气场,却仍然可怜兮兮羞涩的跪在那里。

    平时光裸的美丽的双腿套上黑色诱惑,平添几分妖娆,几分迷离,几分灵性,蠢蠢欲动,意要模糊你的双眸,又要聚焦你的眼神。

    倾刻间,似感醉漾,醉在了它的含蓄,它的朦胧,它的缥渺。

    然而小小的浅蓝色的女警上衣却很短,露出了女人不堪一握的柔软纤腰,就连可爱的肚脐眼也暴露在空气中,迷人至极。

    女警装的领子开的很低很低,三颗圆形金色的扣子绷的紧紧的歪七扭八,仿佛快被里面硕大的巨乳崩开撑裂衣服一般,深v的领口波涛汹涌,乳峰挺立,白花花的迷人乳沟沟壑分明,深不见底。

    下面就是一件超短的黑色女警包臀裙,根本包不住女人浑圆挺翘的大屁股,勾勒出女人美好的臀部,更突出女人特有的s型曲线,淋漓尽致,丰盈多姿。

    短裙的边缘别着一副银色金属手铐,在灯光下闪烁的银色的盈盈暗转流影,交相辉映间,印出了低靡情欲以及严谨正义的味道。

    “主人,你回来了。”

    女人害羞的睁着雾蒙蒙的大眼睛,抬起头望向门口,一步步缓缓的学狗爬,爬到了男人脚旁。

    小手轻轻的捏着男人的黑色西装裤腿,轻轻的蹭着。

    活脱脱就是条等主人回家的小母狗。

    男人轻轻的倚着房门口,低着头看着自己脚边的她,深邃的眼眸微眯着,似在沉思。

    男人身袭名贵的黑色意大利纯手工的西装,冷调的衬衫,深蓝色的领带有些松散的散开了,衬衫没扣两颗扣子,露出了细致白皙的精致锁骨。

    灯光的余辉将他的身影拉的长长的,透着一种诱惑冷淡的禁欲气质,不禁引得的人浮想联翩,隐藏在这衣冠楚楚的西装下是一幅怎样的身材。

    女人清澈眸子湿润又茫然,如同任人宰割的迷茫小鹿一样。

    是宫翊每次一看就受不了,发了疯想毁掉的那种眼神。

    宫翊背光而立,没有说话。

    桀骜的眼神,凛冽如刀锋的轮廓,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噙着淡漠的薄唇。

    梨纱愣愣的仰头凝视着自己的主人。

    虽然主人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这里,却足够入画,让人心神荡漾。

    神祗般的外表,那根根分明的发顶似乎映着一圈美丽白亮光圈,在闪闪发亮。

    “主人……”

    梨纱柔柔弱弱的又叫了一声,像做错了什幺事一般跪在那里,湿润的清澈美眸水汪汪的,波澜潋滟。

    怎幺办,主人好像不喜欢自己这幅打扮?

    应该还是穿女仆装才对的……

    男人眼神一暗,喉咙发紧,上下滚动了下。

    闭了闭深邃的眼眸,大手轻轻关上了门,不顾脚旁的小女人,迈着大步走到了沙发处,缓缓落座到主位。

    “爬过来,贱母狗。”

    冷酷地开口,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是,主人。”

    梨纱低低的发声,全身一颤,仅仅短短的简单的六个字,男人暗哑醇厚如红酒般迷人的嗓音余韵却一直回响在耳畔。

    这就是……晚上的恶魔主人……

    梨纱依照这两个月的经历,她清楚的知道,每天晚上六点后就是主人恶魔人格分裂出来的时间。

    那白天温柔似水对自己百般疼爱的之人,就会变成此时的模样,冷淡如冰,周身萦绕着强大的王者气场,却又散发着慵懒和桀骜不驯。

    嘴角间带着特有的格调,绝世的雍容尊贵,仿佛这个世界已经臣服在他的脚下,而他早已经凌驾于众生之巅!

    她真的好喜欢主人。

    她喜欢主人的所有,不管是白天的天使主人或是晚上恶魔的主人,她都好喜欢。

    喜欢他的温柔体贴,喜欢他的禁欲冷漠,喜欢他的专治蛮横,喜欢他的霸道粗暴……

    喜欢主人身上极端的反差,那感觉就像神圣的不可侵犯的神坻下了神坛一般。

    淡雅如谪仙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恶魔的心灵。

    禁欲冷淡的气质下隐藏的是疯狂炽热的欲望。

    温柔优雅下隐藏的却是狂野不羁放纵的自我……

    喜欢主人对自己露出不为人知,蜕下衣冠楚楚的表面,那是狂热、下流、斯文禽兽的一面。

    更让她觉得可耻的是,她好喜欢主人恶劣的玩弄自己,天啊,她难道变成了个受虐狂吗?

    她小心翼翼的喜欢着,说不出的喜欢,就是好喜欢主人。

    梨纱小手撑着地面一步步爬到了主人脚边。

    胸前深不可测的玉峰高耸入立,因这个俯身姿势饱满浑圆乳肉都推挤在一块儿,白花花的晃眼的紧。

    女人似乎一直很紧张,渗出了薄汗,顺着优美的颈脖缓缓流淌到了乳沟里,一颗颗透明的汗珠如珍珠一般在酥胸上熠熠生辉着。

    她一步步爬着,包臀裙上别着的银色手铐随着走动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铃铃铃的响着。

    梨纱躬着娇躯羞耻的不敢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

    黑色发亮的尖皮鞋如主人一样,油光锃亮反射着光线,一尘不染,透着严寒冷酷……

    卧室里的暗黄暧昧的壁灯柔和,朦胧地罩在伟岸的男人的身上,更衬得他身长玉立,品貌非凡。

    在梨纱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男人猛的俯下身,修长的大手一把凶猛的擒住女人的手臂,用力的将女人揽入怀里。

    女人瞬间柔软无骨的跌坐在男人有力的大腿上,在男人怀里颤抖着娇躯。

    怎幺办,骚穴早已湿了一大片,不断溢出一股股低靡的蜜液春水出来,她现在双腿大张坐在主人大腿上,湿淋淋的大阴唇赤裸裸的紧贴研磨着主人的大腿,她感觉自己的骚穴流出来的淫液已经把主人的西装裤打湿了。

    “主人……”

    梨纱觉得自己好羞耻,自己真的好淫荡,一看见主人骚穴就流水了,她不由得夹紧双腿努力想止住自己的下身不断喷出的淫液,却将男人大腿夹的更紧了。

    她楚楚可怜的仰头,可怜兮兮的,无助且彷徨,条地印上男人暗沉深邃的眼眸。

    那摄人心魄幽深的瞳孔透着深深的欲望,女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浑身被这炽热的视线盯盯也颤栗了下。

    “穿成这样来勾引我?嗯?小骚货。”

    宫翊的声音很冷,邪佞的气息瞬间充斥着在女人耳畔,语调性感低沉沙哑,尾音余韵却勾着弯儿,勾的女人意乱情迷,滚烫灼热的男性气息铺面而来。

    “怎幺流了这幺多水,你没穿内裤?”

    宫翊蹙眉,她不是穿了丝袜了吗?

    男人大腿上传来皮肤裸露真实贴合的滚烫触感,他感觉女人的两片肥美的大阴唇正一张一合饥渴的吸吮着自己的西装裤下的大腿,不住缓缓摩擦着,淫水潺潺的流淌出来,越流越多,犹如不要钱似一股股溢出,把自己黑色西装裤都浸湿了,印出蔓延出了一大片水渍。

    宫翊一手反扣住她的双手,用力的将女人的娇躯往上抓离自己的大腿几分,眼底的神情越来越冷,眸色渐暗沉,另一只狂妄的大手凶猛的滑下,顺着女人柔软细腻的腰肢,毫不犹豫地伸进女人包臀裙的双腿间神秘的三角地带,温热的掌心迅速的罩住女人不断溢出骚水的阴户。

    赤裸滚烫湿漉漉的触感……

    不一会儿,低靡的淫水顺着地心引力都流淌在自己的大手上,淫荡不堪。

    果然如自己所料,没有穿内裤。

    “开档丝袜?贱母狗这幺骚,小穴什幺时候湿的?等不及主人回来干你的骚穴了吗?嗯?是不是?”

    宫翊暗沉着冰眸,嘴角却上扬,一抹邪邪的浅笑,修长的大手慢条斯理的来回抚摸女人两片湿淋淋的大阴唇,上下拨弄着,拇指食指捏紧两片大阴唇拉起,再放开,偶尔用食指刮弄着阴唇边缘的沟壑,勾起一股股蜜液出来。

    男人栖身而进,低头含住女人圆润的小耳珠,啃噬着吸吮着,在女人耳畔轻轻缓缓的吐着淫言浪语,磁性沙哑的声线,低沉性感的嗓音像是春药引燃似的,让她瞬间化成一滩深陷泥潭的软泥,渐渐沉沦在他的身下。

    她的酥胸随着呼吸在不断地打颤,沉甸甸的来回起伏着,几乎快不能呼吸了。

    “主……主人不喜欢奴这样穿吗……”

    梨纱很紧张,伸出湿润的丁香小舌舔着自己饱满性感的双唇,小心翼翼的轻轻抬起潋滟清澈的美眸,触不及防的对上男人赤热深邃的视线。

    双腿情不自禁更夹紧男人大腿抖动摩擦着,两片湿淋淋的犹如蝴蝶翅膀的大阴唇紧紧的贴合西装裤的布料摩挲着蹭着,不一会儿两片肥美多汁的大阴唇就肿胀充血起来了,瘙痒难耐。

    宫翊的冰眸更冷了几分,俊美冷冽的像极了地狱里的撒旦,嘴角漾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没有接话。

    他他妈该死的喜欢极了。

    他胯下的大肉棒早就涨的发疼,青筋凸起,硬邦邦的涨痛着,狠狠的在西装裤下顶出了个大帐篷。

    他现在就想操烂她!

    “贱奴!为什幺穿开档丝袜勾引我?是不是想让主人大鸡巴可以随时随地插进来操你这条贱母狗的骚穴?嗯?是不是?”

    宫翊压低嗓音在梨纱耳边轻轻呢喃,薄薄的嘴唇靠近女人耳际,轻轻呵了一口气,伸出性感的舌尖舔着女人的小耳垂,声音充满诱惑,带着一股令人无法拒绝的威慑力。